日子有梦

短暂性格格不入

待我到长大以后

ooc私设/第一人称


你和刘耀文。


/

“满月啊!有人给你寄了一封信。”前台的小姑娘说道。



我刚走进公司,看了看手表,冲她摆手,“唉!我晚上拿吧,”鉴于忙着打卡,我没看信件打完卡就上了电梯。



今天天气还不错,我编辑着我的文章,我已经写了快半年了,以前没想过当一个小说家,只是平时抽空写了一个还不错的文章,公司就签约了我。



本来是不想写的,可是赚的比我平时工作挣得钱多,我就背着包袱来了。



一坐就坐到了晚上,我敲下最后几个字,点下保存,开始收拾东西。



环顾着四周,大家都走了,我临走的时候看了看日历,九月二十三吗?我乘着电梯来的楼下取走了寄给我的信件。



信件背面赫然写着刘耀文三个大字,我愣住了。

/

我突然想起来,那个非常炎热的夏天,我们紧紧贴着彼此,互相胶着着,谁也不舍得松开彼此,在破旧的出租屋里我们贪恋着彼此。



短短的几分钟像度过了几年,片刻我才肯放开他,他讽刺的看着我,我只淡淡的留下一句,再见。



说着再见却再也没见过了。

/

我出生在广州,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多大楼,科技也远没有现在那么发达,我的爸爸是一个出租车司机,我的妈妈是一名初中的语文老师。



在我四五岁大的时候,跟着妈妈改嫁到了重庆,她嫁给了那个开水果店的男人。



水果店开在巴蜀中学附近几十米处,刚搬来时,总是能听到妈妈抱怨房子小什么的。也是那时候我遇到了隔壁的刘耀文。



他比我小一个月,她的妈妈在厂里上班,爸爸在外出工,一年回来个三四次,然后一个不大是房里只有刘耀文和他妈妈两人住。



刘妈妈和刘爸爸都是重庆本地的,刘耀文也是一开口就是一个重庆风味,当时一直在广州待着刚来不适应,觉得他们说话很奇怪。没想到后来我也这么说话了。



我的妈妈跟刘妈妈关系还是不错的,我和刘耀文从小就一起玩,我的卧室和刘耀文的卧室连着一堵墙,可能是房子老的原因,画报底下有个洞,画报没换过,那个洞还很大,后来妈妈没给我修碍于我的卧室在二楼太麻烦直接安了个小门。



妈妈和我说本来是要安在门口的信箱里的结果买大了,就安在洞上了。门可以在我这里锁住,我也就没介意。



差不多在那里过了第3个新年的时候,隔壁刘爸爸在新年那天给我们送了一块蛋糕,那天晚上我把它放在了我卧室的桌子上。



晚上跨年家家灯火通明,灯是要开整夜的,妈妈怕我身体吃不消每次都让我早早回自己房间睡觉,我反锁好门,开始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烟花。



不一会有人敲门,起身去开门,可是门外一个人都没有,我把门关上,声音是小门那传来的,我打开了小门。



一个稚嫩的小脸从小门里探出来,小门一点也不小,刘耀文直接从门里伏着身子走了过来。



他的手里还有一捧巧克力,我有些惊讶,他把巧克力塞给了我,随后指了指桌子上的蛋糕说道,“我想用巧克力跟你换那个奶油蛋糕。”



我转头看了看蛋糕,他又说道,“这些巧克力可贵了是外国的牌子嘞,跟你换不亏的。”



我把巧克力还给了他,“巧克力你自己留着吧,蛋糕我们可以一人一半。”



刘耀文听后开心的钻回去拿了个小勺又钻了回来,他边吃边说道,“这个蛋糕是爸爸在外面买的可好吃了,平时生日都不一定吃的到,今年过年吃到了,本来爸爸买了两块,我们一人一块,可我的那块没拿稳掉地上了。”说着还递了过来让我尝尝。



看着他吃的满脸都是,我也挖着尝了尝,果然很好吃。我点点头吃了几口把剩下的都给他了。他也没不好意思吃完了还舔掉手上蹭着的奶油。



我拿了点纸替刘耀文擦掉了脸上的奶油,他自来熟,坐在我的床上问我从哪来,反正问了很多。我觉得他还蛮有意思的,后来我总是故意不锁小门,有时候刘耀文就会从门进来是不是带着新买的玩偶找我玩。



上了小学之后,我们就一直被分到一个班里面,然后我们就会每天一起上下学,但是令我不解的是,刘耀文一直比我学习好,我每天都很努力学习,可他上课睡觉都能考第一。



刘耀文这个人固执的很,小学的时候我们总是吵架,吵架原因更是千奇百怪,什么仗着年龄小你就该让着我这件事。



虽然刘耀文比我聪明,可是他没我高,直到初中,我都一米六五了,他还只有一米六。然后过年的时候她的妈妈就会嘲笑他。



也是初中,刘耀文钻小门钻的越来越频繁,他经常躺在我的床上跟我诉说他的烦恼,真的挺好的,我每次都会把他说的话当催眠。



有时候我们两个人卧室门会锁住,然后他会跟我一起睡,有时候我也去他房里睡。反正早上妈妈敲门叫我起床的时候他会钻回去的。



初三的时候刘耀文酷爱打篮球,然后他花了六个月从160长到了180,长得太快了,他就有生长痛了,经常从小门钻过来跟我诉苦喊疼,或许这就是文哥长高的代价喽。



初三这个阶段还是很烦恼的,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妈妈和爸爸搭伴过了十一年,妈妈嫌弃爸爸没出息,两个人天天吵。



每次晚上都会摔东西,晚上就锁好卧室门从小门钻进刘耀文的房间跟他睡。初三的时候他还耍了个女朋友 ,我总去他那睡。他就躺在床上问了个问题。



“你说我女朋友要是知道你跟我睡在一张床上会不会很生气啊?”刘耀文转头问我,我愣了一下,转头看着这个棱角分明的人。



也是他不是当初那个小丸子了,我起身打算回去,可是刘耀文又把我拉了回来,“没关系你想睡就睡。”我躺在他的怀里,我睡着了,后来我仔细想了想,对啊,我们怎么可以这样,这对那个女生不公平。



快中考那段时间,基本上没去过刘耀文的房间了,妈妈也已经决定跟爸爸在我考上大学的时候离婚了,等我上了高中部的时候,爸爸也跟着刘爸爸出工了。



本来温馨的小家冷冷清清,跟刘耀文也只是每天上下学,小门也被我锁住了,谁也不进来了。



高一我们没有分到一个班,他又换了好几个女朋友,每天上下学跟我聊来聊去,我也开始渐渐思考什么是情爱呢?是像爸爸妈妈那样吗?



那次晚上放学,刘耀文让我带着水在旁边等他,他和比他大一届的学长马嘉祺一起打。胜负欲极强的他每次都会发了疯的投三分。



重庆晚上还真是热的人浑身黏腻,我在一旁抱着冰水,感觉冰水都变热了。身旁走来了一个女生,扎着高高的马尾,眼睛又大又圆,她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手里拿着一瓶冰水,刘耀文他们三个下场的时候,她上前去给刘耀文递了水。



我拿着水愣了愣,刘耀文还是接过水喝了,他带着那个女生走了过来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程海洛。”



我笑着点点头,看着手中的水,又看了看拿毛巾擦汗的嘉祺学长,我起身将冰水递了过去。马嘉祺见我给了他冰水笑着接了过去。



我转头时刘耀文正在和他的女朋友接吻,反应过来我立马转过头,慢慢红了起来。马嘉祺见我这样子笑着问我是不是没谈过恋爱。



我摇摇头,马嘉祺问我要了联系方式,我没有拒绝给了他。



晚上回家,刘耀文问道,“为什么把水给了马嘉祺?”我撩了撩刘海说道,“因为我看他好像很渴。”



“什么意思?”刘耀文问道,“可是我喝什么?”



“程海洛不是给你带了一瓶吗?”



“我早扔了,就是想喝你的水!”刘耀文不满的说道,表情不悦,还咬紧了他的后槽牙。



“干嘛这么斤斤计较?”



“可我觉得马嘉祺对你有意思。”



“你管这个干嘛?”我不解的问道,他停下来脚步在原地不动。



“你怎么了?不就一瓶水吗?至于吗?”



“我就是不乐意怎么了?你愿意就一辈子别搭理我啊?”刘耀文大声的吼道。



我有些无措的看着刘耀文,刘耀文叹了口气把我甩在身后走了。



“发什么神经吗?”我有些委屈,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只能自己一个人回家。



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了,我打开了锁了很久的小门,钻进了刘耀文的房间。他侧躺着床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走近蹲坐在刘耀文床边拍了拍他,刘耀文还是没有动静,我只能起身回去,可刘耀文突然把我拽到了床上。



“没睡啊?”



刘耀文没说话只是把我搂紧怀里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我转身对着刘耀文的脸,我问道,“你为什么生气了?”



刘耀文睁开了眼睛,他就默默地看着我,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了,我靠进他的怀里,小声的说道,“你也有你的圈子,你不能阻止我遇到别人的,这对我不公平,而且就算我和别人好上了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



刘耀文轻轻拍了拍我的头,“知道了,睡觉吧。”



那一晚我睡得很不踏实,总感觉什么变了,可是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后来小门还是恢复了往日开着样子,时不时的刘耀文就会过来。我也和马嘉祺耍了朋友,他这个人很温柔细腻,谈不上喜欢我欢他,只是觉得他对我太好了。



中午在食堂吃饭,马嘉祺总会和我们坐在一起,刘耀文也不知道怎么了和程海洛掰了,每次和马嘉祺一起吃饭他都一副臭脸。



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我和马嘉祺,高二上册的时候我们迎来了第一个新年,大冬天的他还要出去打篮球,不过这次买的就不是冰水了,我买了两杯奶茶。



刘耀文马嘉祺打完篮球后就一人一杯,马嘉祺还挺喜欢喝白桃乌龙的,他叫刘耀文等一下。然后把我带到没人的小地方,捧住我的脸亲了下去,我本能的推开了他,也不是讨厌就是不适应。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和人亲过嘴!”我有些怕马嘉祺伤心解释道。



马嘉祺也不恼反倒笑着说我太纯了。



然后那天晚上,马嘉祺发短信和我分手了,也没觉得难过,反倒觉得少了些负担。



我那天又钻进了刘耀文的房间,这次轮到我在他的床上诉说心事了,讲了我和马嘉祺如何在一起又如何分手的。



他听的津津有味问我难不难过,我摇摇头说道,“其实我觉得我对马哥不是喜欢。”



刘耀文笑了笑问我要不要跟他也试着耍耍朋友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犹豫了。可刘耀文没犹豫捏着我的下巴亲了下去。



我没有拒绝任由着他撬开我的嘴,这种感情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呢?



我最后实在喘不过气来推开了刘耀文,他看着我的眼睛,“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紧紧的抱着他,小心翼翼的回应着他给的爱。



看着他这副模样,我不禁笑着问道,“其实你早就喜欢我了吧?”



刘耀文认认真真的坐起来,“满月啊,我们能不能永远不分开?”



我看着他那双炽热不已欢喜的眼眸,我点点头,那就在一起一辈子好了。

/

马嘉祺后来还跟我联系来着说我当真是对他一点情分都没有直接无缝衔接了。



大概是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去别的公司实习刚好碰到马嘉祺,虽然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真觉得搞笑,暗恋成真也不是什么好事,我同马嘉祺说了我和刘耀文的事,他没有安慰我而是告诉我,两个平行线无法相交。



分开时,马嘉祺的眼里好像有泪光,我对不住他,可情爱之事本就是你情我愿的,谁都没有错。

/

高考前最后一个月,爸爸妈妈离婚了,妈妈叫我考广州大学,她也好回老家去,可是我还是想继续留在这。



那天晚上,我和妈妈大吵了一架,从小到大都是她为我做的决定。



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亲生父亲,她活的洒脱,可我该怎么办?



我发了疯似的从家里跑出去,跑到那个废弃了很久的公园,坐在长椅上发呆,手机响了,是刘耀文打来的。



“满月?你去哪了?”刘耀文焦急的问道。



我没有回答委屈顷刻而来,不停的哽咽,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说,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十八年,我什么都没有。



“别哭,我在。”



我转头,刘耀文还拿着手机,我起身一头扎进他的怀抱里,开始哭了起来。



老天爷总是不公平的,如果以后没机会看见刘耀文了怎么办。那个小时候愿意躺在我床上撒娇的小丸子,那个长大后愿意保护我的小大人。



我抬头看着刘耀文,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我拖着他的脸颊吻了上去,毫无章法可言,牙齿磕着牙齿。



直到无法呼吸我才肯松口,“刘耀文,我爱你。”



“我也爱你”刘耀文紧紧的搂着我。



如果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

/

临近高考,我们拍了一张照片,我留给了他,而高考完成绩下来后,妈妈逼迫着我该她想要的志愿,不过在最后递交的那一刻,我还是填了重庆大学。



我在暑假那段时间擅自做主和刘耀文说了分手,我知道妈妈肯定不愿意我和他在一起的,婚姻也会为我做主的。



我只想逃离,可是刘耀文去敲了我家的门,我在卧室里不敢出去,妈妈和他聊了聊,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刘耀文回去的时候,我在阳台偷偷的看着他,他有些落魄一瘸一拐的回了家。

/

我不知道我妈妈对刘耀文说了什么,我只知道他出来了的时候哭了,那个坚强的人哭了。



我和他最后一次去了那个充满回忆的出租屋。我知道也许我们真的要分手了。我还是忍不住想和他相拥。



我们搂着彼此为最后的告别做铺垫,这次换我主动的亲吻刘耀文,哪怕只有短短几分钟,我都贪婪是亲吻他。



可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



真希望我不在了你能遇到比我好的人。



后来我走后再也没有见过刘耀文了,最近一条消息发是刘耀文发的我想在出租屋见你。

/

出了公司已经是九点多了,我乘坐了最后一班的地铁,不知道今天怎么了地铁里一个人没有。



只有我一个人坐在角落,我悻悻道拿出了那封信件,打开后里面是被牛皮纸包裹着的一张照片和一张信。



照片有些发黄了,里面是我和刘耀文毕业时拍的最后一张照片,我翻过背面看了看日期,七年前的了,虽然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地址,可我还是有些不敢打开那封信。



做了很长时间的心里斗争,我打开了被折成方块的信,果然这么多年,他还是改不了这个小习惯。

            寄满月

你好,这是我们分开的第七年了,也是很久没见了,最近你妈妈给我打了电话,她说她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了。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或许是生疏了,七年前那件事发生之后你没再联系过你的母亲了吗?她和我说你每个月都会往她卡里打钱。她想见你了,还有就是,我问了好久才要来你公司的地址,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也不好去见你,可能都释怀了吧,不过刚分道扬镳之后还是有些不习惯的,最近老是做梦梦到你,梦到我们的小时候,我们那时候很无忧无虑,总在一起玩,我还能跟你同床说小话,虽然当时很烦你总是剩饭给我吃。后来梦里的我们长大了,你变得越来越成熟了,说实话我恨你的妈妈,我甚至恨你,可是我还是舍不得留着那最后一张照片,因为只有在高中的时候我和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我讨厌我当时那么幼稚,我总喜欢问你爱不爱我,有多爱我,我当时真的很爱你了。之前我不够勇敢,现在我终于长大了,我学会告别过去,学会释怀,谢谢你给我的那段最美好的时光和回忆。还有就是我给你寄过去的那天应该正好是我的生日,所以祝我生日快乐,我十月份就要结婚了,希望你能来看看我。

                                                                                          刘耀文


我心口有些痛,只能苦笑可是身体却很诚实,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看着那张照片,看着他的脸,我开始不停的擦拭眼泪。



忘掉并不难,可是我忘掉他花了整整七年零六个月十三天,也许我已经不爱他了,但是我的骨头里早就刻满了刘耀文这个名字。



我不恨任何人,我也不会后悔,但我唯一得承认的是,我确实爱他。我小心翼翼的叠好放进了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半了,还不算晚。



我点进那个通讯录最里面的人,最后一条消息是七年前,我短短的打了几个字发了过去,“刘耀文生日快乐。”



随后地铁到站,我背着包一个人走着回家的路,手机响了,我点开,页面显示刘耀文发来一条消息,我没看只是笑了笑,也许是真的释怀了吧。


         End

我得承认我爱上你了④

我得承认我爱上你了④


上一章在这里啦“ 


ooc私设/欢喜冤家


一撩就骂人的学神✘奶狗校霸


爱上对家什么情况?正常吗


/


本来刘耀文正在询问宋亚轩,亮堂的屋子里突然黑了下来,只有从阳台落进来的月光照在客厅,没人出声,宋亚轩盯着月亮看了又看。



“刘耀文,今晚的月色很美啊。”


刘耀文盯着宋亚轩好看的脸庞看入迷了,月光也照在了宋亚轩的脸上。刘耀文脸颊渐渐滚烫,“好像是停电了。”



宋亚轩开始收拾书包,“那我就先回去了,反正明天对给你加半个小时就好了。”



刘耀文用手挡住宋亚轩是动作,“别啊,我一个人害怕,小宋老师陪陪我呗。”



宋亚轩白了刘耀文一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你为什么跟程海洛表白?”



刘耀文看了眼宋亚轩说道,“因为我觉得你喜欢她。”



“可我喜不喜欢她”宋亚轩问道,“你为什么总是跟我过不去?”



是啊,为什么总跟你过不去,是第一次看见长得这么好看学习好的男生吗?,明明很讨厌可为什么会陷进去呢?



该死的宋亚轩,长了一张无辜脸,考试是时候打完卷子鄙视自己,不会再有这么讨厌的人了,在班上跟别人装的那么和善暗地里跟我较劲,真的很不可理喻,但是我这样更不可理喻。



可是这该怎么解释呢刘耀文心想,可是看着面前的人便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刘耀文没有回答,而是把玩着手里未放下的那根笔,宋亚轩见刘耀文不说起身打算离开,刘耀文扯住宋亚轩是手腕将他拉入了怀里。



刘耀文觉得很热整个人要烧起来了,宋亚轩抬手摸了摸刘耀文的脸颊,“我靠,刘耀文你怎么这么烫?你发烧了吗?”



宋亚轩挣脱刘耀文从书包里拿出电子体温计直接对准了刘耀文,“37°2?”



“我没发烧”刘耀文觉得自己好像弯了,他在心里暗骂道,一定都怪宋亚轩长得这么好看,才会让自己有这种想法。换别人一定也会这样。




刘耀文见黑灯瞎火的,他壮着胆子摸了摸宋亚轩是红润的嘴唇。宋亚轩没有拒绝显然是愣住了,刘耀文一点一点的靠近宋亚轩。



两人的嘴唇越靠越近,刘耀文不自觉想亲一口,突然来电了,别提场景有多尴尬了。



两个人四目相对,近在咫尺,连心跳声都在这一刻被听的一清二楚。




缓过神来宋亚轩整个人迅速弹开,拿着书包一句话没说摔门而去。



只留下刘耀文一个人在沙发上,竟然有些后悔自己所作所为。



             TBC



小剧场


刘耀文:❤️该死的作者让电来的不是时候。


宋亚轩:他不按套路出牌。



作者有话说:刘耀文还在挣扎,但其实他已经爱上宋亚轩了😗请看刘耀文是如何爱上宋亚轩的🤔

我得承认我爱上你了③

我得承认我爱上你了③


上一章在这里啦“ 


ooc私设/欢喜冤家


一撩就骂人的学神✘奶狗校霸


爱上对家什么情况?正常吗


/

窗外大树上停留着几只布谷鸟,碰巧快正午,阳光暖洋洋的又不显枯燥。



宋亚轩也睡够了,他揉了揉眼睛,手撑着下巴,他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周围,看来大家都去食堂了,宋亚轩也起身向食堂走去。



宋亚轩一走进食堂便引来许多目光,他学习好,一转来名声就大,再加上实在长得好看,一副女相却不显得阴柔,让很多女生为之倾倒。



宋亚轩拿出饭卡排队等着打饭,旁边一群女生故意给他留出位置,宋亚轩似乎也习惯了,还会对她们说谢谢。



打完饭,宋亚轩端着餐盘随便找了个位置开始吃饭,一位长相甜美清秀的女生坐在了宋亚轩对面,宋亚轩抬头看了眼立马辨认出了她是谁。



程海洛,那个学校论坛最美校花评选大赛第一的女孩子,她有些害羞在宋亚轩对面说道,“我和你拼个桌可以吗?没有位置了。”



宋亚轩环视了四周,确实附近都没什么位置了,反正宋亚轩也不在,他就同意了。



正吃着饭,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就来了,又是刘耀文,他带着一帮兄弟来食堂吃饭了。



刘耀文打好饭也看了眼四周,没有座位了,看了眼宋亚轩,刘耀文大摇大摆的拖着餐盘走了过去。



刘耀文一去,刘耀文的几个兄弟也跟了过去。“宋亚轩儿?”刘耀文说道“拼个桌不介意吧”说完也没等宋亚轩同意就坐在宋亚轩对面吃了起来。



刘耀文的两个兄弟坐在宋亚轩旁边,程海洛有些拘谨,小口的吃着也不敢抬头,刘耀文似乎也注意到她了。



“程海洛你女朋友?”刘耀文问道,宋亚轩白了一眼解释道,“不是。”



两人的对话让程海洛脸色涨红,她猛的站起来,拖着餐盘走了。刘耀文一脸诧异,“我靠,这女的什么毛病?”



刘耀文的一个兄弟说道,“文哥,她可是咱们学校的校花!”



“得了吧,还没有宋亚轩好看呢。”刘耀文嘲讽的说道,“校园论坛你还敢信?”



宋亚轩转头看了一眼程海洛的背影说道,“我觉得她长得挺好看的,人很可爱。”



刘耀文诧异的看着宋亚轩。


/


下午放学,刘耀文不用上晚自习,他带着一帮兄弟们直接去了程海洛的班门口。


兄弟们在门口喊着程海洛的名字,班里的人就跟着起哄,最后架不住,程海洛只能走出班级。



“请问同学找我有事吗?”程海洛问道,刘耀文仔细盯着程海洛看了又看,把程海洛整个人看的红彤彤的。



程海洛被逼急了最后也只问了句有事吗,刘耀文觉得好玩,直接问程海洛愿不愿意和他耍朋友。



这一声说的可大,班里人都听到了,程海洛羞愤跑回了班级。



干了这么件大事刘耀文觉得非常开心,赶在宋亚轩之前做了件大事。



/


晚上宋亚轩如往常一样去刘耀文家给他补习,这是今天有些不同,说不上来哪不一样,反正就是很猥琐。



最后刘耀文自己没忍住炫耀的说了出来,“我和程海洛表白了。”



宋亚轩正做着套题,听到后说了声嗯。



“你不生气?我可是抢了你喜欢的女生?”



宋亚轩抬头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刘耀文,他摇摇头说道,“果然,孺子不可教也。”



刘耀文“???”


           TBC


小剧场

刘耀文:我觉得自己非常厉害,宋亚轩肯定非常伤心💔,哈哈哈哈哈。


宋亚轩:刚才还说人家丑,两面派。


刘耀文:别狡辩了,你就是吃醋了!我还是赢了!哈哈哈哈哈。



作者在这里想提醒刘文,你这样是吸引不了你LP的注意的🤔


我得承认我爱上你了②

我得承认我爱上你了②


上一章在这里啦“ 


ooc私设/欢喜冤家


一撩就骂人的学神✘奶狗校霸


爱上对家什么情况?正常吗?


/

刘耀文身穿着黑色长款背心裤子搭配了阔腿牛仔裤,整个人看着是十分闲。看着门外的人愣了愣,片刻,将门关上了。



夏天早就过了,白天很短,现在的时间已经非常黑了,楼道里的声控感应灯也在刘耀文关门的一刹那灭了。


宋亚轩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想给马嘉祺打个电话过去。



刘耀文靠在门后,思考着关于死对头找上门这件事,靠这货不会是来报复自己的吧?还是沉迷自己的美色偷窥狂魔?



宋亚轩打了个喷嚏,门开了,刘耀文杵在门口,“为什么来我家?”他问道“什么目的?”



宋亚轩将手机退到马嘉祺的微信页面然后递给了刘耀文。




刘耀文示意宋亚轩进来,宋亚轩跟在刘耀文身后进了屋,屋里干净整洁,宋亚轩不禁感叹道“你家还挺好?”



刘耀文扯开话题一脸冷漠道,“玩归玩,闹归闹,小宋老师可得好好教。”



宋亚轩很识趣,他坐在沙发上从背包里拿出之前书店里买的习题,“你先做,不会的我给你讲。”



刘耀文拿着笔在一旁开始做了起来,宋亚轩无聊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总之一跟刘耀文待着他就浑身难受,他就静静躺在沙发上了,然后盯着天花板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宋亚轩渐渐迷糊。



刘耀文看似装的很好,但其实他什么也不会,完了不会又拉不下脸问宋亚轩,他小心翼翼用余光望了望宋亚轩。



宋亚轩平静的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刘耀文转头细看,睡着了,刘耀文蹑手蹑脚靠近宋亚轩,都听见宋亚轩的鼾声了,像个小猫似的实在可爱。



刘耀文好奇,又靠在宋亚轩颈肩嗅了嗅,一股奶香味,刘耀文喜欢这个味道。又凑近闻了闻。



宋亚轩突然惊醒,他看了眼埋在自己颈肩的人不禁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刘耀文抬头,正正的对上宋亚轩是视线,尴尬总是那么突然,刘耀文尴尬的笑了笑,“哈,真香啊!哈哈。”


“哈哈”宋亚轩起身一把揪住刘耀文的耳朵,“哈哈你大爷!你个死变态!你也很香啊!”



“唉!唉!唉!”刘耀文被宋亚轩牵着鼻子走,“别逼我!”刘耀文抓着宋亚轩那只手直接把宋亚轩压在了沙发下,“妈的,我还弄住不你了?”



宋亚轩来回扑腾,奈何决定力量压制,最后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干脆也不动了。



宋亚轩脸上微红,衣服领口有些大所以露出了大半个肩膀颇有勾引是意思。



刘耀文咽了下口水,有些愣住,视线在宋亚轩白净的肩膀,锁骨处徘徊,宋亚轩似乎也意识到了刘耀文的视线,“刘耀文,我日#**,你他妈**。”几句话将刘耀文的思绪拉了回来。



“我靠宋亚轩,你能再文明点吗?”刘耀文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宋亚轩。宋亚轩攒足了劲儿一把将刘耀文推开了,“刘耀文,你能别再变态点么?”



“……”刘耀文尴尬,转身把题拿了过来,宋亚轩接过题,好家伙,真是驴唇不对马嘴,化学题让你写出三点氮气的用途,结果刘耀文这货真的画了三个点。



宋亚轩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一把将题摔在茶几上,然后叹了口气,“来~我来教你。”



于是宋亚轩给刘耀文补了2个小时后再也不打算来了,当他收拾好东西打算回去时,刘耀文还很开心让宋亚轩明天早点来。



“小宋老师明天早点来~☀”



宋亚轩再也不想来了。



回到家后,洗漱完宋亚轩躺床上就着了。袜子随便一扔,鞋随便一脱,最后还是宋爷爷替宋亚轩收拾的。



早晨六点,宋亚轩的生物钟让宋亚轩准时起床,他洗漱好后,便下楼吃饭。



“小宋昨天没休息好吗?”宋爷爷问道“脸色不太好啊?”



“没有爷爷”宋亚轩拿起一个包子叼着就走了。



“唉!轩!书包没拿!”宋爷爷喊着。



宋亚轩又慌慌张张的回来拿书包,又飞快点出门,“嘿,这孩子今天怎么了?”宋爷爷奇怪的说道。



到了学校时,班上早自习还没开始,宋亚轩也开始了补作业时间,原来昨天一到家就睡了,连家庭作业都没完成。不过以他的速度还是在早自习开始之前补完了。



这时大家也都来的差不多了。



“变态同桌”还没来,大家都在各忙各的,宋亚轩又无聊上了,看见“变态同桌”的桌洞里有一本书,关于科学的,宋亚轩就拿了出来打算看看。




宋亚轩好奇的打开看了看,整个人僵硬住了,这哪是什么科学书,这是小黄书,尺度很大的那种连马赛克都没打。



宋亚轩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放好了原位,可是他的大红脸出卖了他。



这时“变态同桌”正好从后面进来。



一进来就看见宋亚轩满脸通红的发愣,刚想开口询问一下,看到了自己桌洞里的“科学书”似乎明白了什么。



刘耀文平淡的坐下,阴阳怪气道“某些人啊,还骂别人变态,自己还不知道看些什么东西呢。”



宋亚轩被戳到心事,一脸气急败坏。



“唉!宋亚轩你怎么了?”刘耀文故意靠近宋亚轩问道,“脸怎么这么红啊~不会是发烧了吧?”



宋亚轩耳根整个红了起来,脸也红的发烫,宋亚轩死死咬住嘴唇,心里默念着,没关系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刘耀文又靠近了些扯着嗓子说道,“唉?我的《科学书》别人翻过了吗?”



宋亚轩终于忍不住狠狠地瞪着刘耀文。果然好奇心害死猫,以后绝对不会手贱在碰刘耀文的任何东西了。



“宋亚轩?”刘耀文死不要脸的伸手摸了摸宋亚轩红的发烫的脸,宋亚轩不理自己转头趴着睡觉。



“生气了?”刘耀文终于战胜宋亚轩一回了,心里暗暗发爽。



“果然,你还是太弱了,我才是能成为巴蜀一哥的男人。”刘耀文咂咂嘴感叹道,“我实在是太帅了。”



             TBC


宋亚轩:拒骚,拒黄


刘耀文:没错,我帅而自知,我才是巴蜀中学真男人!



作者在这里说一句,刘耀文你这么玩会失去LP的

🙂



我得承认我爱上你了①

我得承认我爱上你了①


ooc私设/欢喜冤家

不了解看序章去“序章 ”℡


一撩就骂人的学神✘奶狗校霸


爱上对家什么情况?正常吗?


/


宋亚轩背着书包带着耳机打算去书店买两本习题,走到一半,小巷里一双手把宋亚轩拉了进去。



宋亚轩一脸茫然的摘下耳机,“刘耀文?”



刘耀文满眼怨气将宋亚轩手中的耳机一把夺过去扔了老远,“宋亚轩,我今天不揍你,你就不知道谁才是巴蜀中学的老大!”说完一把将宋亚轩推倒在了地上。



宋亚轩被这个力量怪人惊讶到了,想跟刘耀文对抗怕是不能了,刘耀文拽着宋亚轩的衣领就要砸向墙面,既然力量对抗不行,那就投机取巧,宋亚轩迎着刘耀文的力量来了一个华丽的翻转直接将刘耀文翻了出去。



“?”刘耀文整个人被甩了出去,重重的躺在了地上,他吃痛闷哼了一声,不可置信的看着宋亚轩。



“刘耀文你有病吧?”宋亚轩捡起被扔了老远的耳机说道“碰到你真是倒了大霉,每次都没好事。”说完当即跑出了小巷,他自知自己肯定打不过刘耀文。



刘耀文骂骂咧咧的起身,左顾右盼还好没人看见,不然校霸的位置不保了。



一只小黑猫叼着小鱼路过,冲着刘耀文看了看。



“滚!看什么看!”刘耀文吼道,他拍了拍身上的土,没想到竟然在打架这方面吃了亏。“按理说这不应该啊。”



自从宋亚轩来了,刘耀文巴蜀一哥的位置就被抢了,霸占了两年的位置,竟然被一个转校生霸占了,长得跟女的似的。这家伙还成了刘耀文的同桌。



刘耀文越想越气,带着愤怒从小巷走了出去。




宋亚轩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是不是有人骂我?”宋亚轩拿着挑好的两本习题去售货处结账。



结好账,宋亚轩抬手看了看时间,七点半大概还有晚自习现在刚六点半还没吃饭,宋亚轩背着书包就挑了一家小饭馆。



进去后点了一个石锅拌饭,他拿出手机看了眼很多条消息,点进去一看,果然是刘耀文,宋亚轩烦躁的放下手机,等着吃饭。



不一会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耳边,“老板石锅拌饭!”宋亚轩转头,又是刘耀文。宋亚轩赶紧别过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周围大概是没座位了,刘耀文走向宋亚轩,“你好同学,拼个桌不介意吧。”宋亚轩假装没听到,刘耀文走近一看,好家伙真是冤家路窄,“宋亚轩?”



宋亚轩没理,刘耀文也不介意直接坐在了宋亚轩对面,不一会两份石锅拌饭上来了,宋亚轩接过吃了起来,刘耀文边吃边盯着宋亚轩。



盯了半天,宋亚轩被盯毛了,“你能不能好好吃饭?”刘耀文嘲讽道“这么帅的人在我对面,我怎么吃的好。”说完,伸腿朝着宋亚轩的腿蹭了蹭。



宋亚轩愣住了,“我靠,刘耀文你怎么这么恶心,我要吐了。”



“别啊,不吃滚出去。”刘耀文冲着宋亚轩邪魅一笑。



宋亚轩还就吃,刘耀文那意思摆明了就是想让自己出去吃别碍眼,唉,自己偏不走就在这恶心他。




宋亚轩吃完已经七点多了,见刘耀文没吃完,他起身去结账了。结好账回来背着书包,“你那份我已经付了,别再幼稚了”说完冲着刘耀文做了个鬼脸。



刘耀文朝着宋亚轩竖起了中指,“算你还有点良心。”



宋亚轩回到教室,人也都差不多了,他回到座位,独自刷题。这时手机突然在不停的顶着消息,宋亚轩停笔将手机拿了出来,点开一看,原来是马嘉祺。



宋亚轩看了看时间八点半了,他走出了教室,给马嘉祺打了电话过去

“哥,你能不能靠谱点?”


“拜托了,地址发你,我要去追爱了。”说完马嘉祺挂断电话。



宋亚轩一头雾水,没办法自己的亲哥,他只能回教室拿着书包去给马嘉祺的学生补课。



宋亚轩按照马嘉祺给的地址,去到了相应的地方,走到门口,宋亚轩按了按门铃。



开门的一瞬间,宋亚轩似乎有些后悔,因为门后站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刘耀文。




世界太小了,缘分让我们相遇,刘文已经开始暗自发坏了。


            TBC


我得承认我爱上你了

我得承认我爱上你了   序章


ooc私设/欢喜冤家


高冷学神✘奶狗校霸


爱上对家什么情况?正常吗?


/

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巴蜀一中也只能有一个老大。



宋亚轩没来以前刘耀文对自己十分自信,自己长得帅又会打架是无数女生的梦中情人,但自从宋亚轩来了以后就不一样了。



宋亚轩一副妖孽的颜值就算了学习还好,一来名声直接大过了刘耀文,关键还成了自己的同桌经常被别人拿来作比较,这让刘耀文巴蜀一哥的位置受到了威胁。


平常相处更是别说了,宋亚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跟他说话,就回个一两句,装高冷让刘耀文更不爽了。



于是放学刘耀文带着人就要去打宋亚轩,让他安分一点。





后来就是


后来就是打到一起去了




就一个序章不长,反正就是讲述刘耀文如何近一步失去巴蜀一哥,从而获得一个巴蜀一哥男朋友的故事℡





收藏记忆

                                          收藏记忆

灵感来源于一个故事

勿上升小孩     

搭配bgm收藏来看更有代入感

/


男孩没说话刘耀文泪眼模糊,男孩颤抖的替刘耀文擦掉了眼泪,绯红色和橙红色的夕阳如烟交错纵横。



刘耀文渐渐清醒,泪水浸湿了大片的枕头,他再一次哭着从梦中醒来。





茶几上还放着一本相册,里面有一个很好看的小男生,一笑露出八颗小白牙十分可爱。



相册被刘耀文一页一页翻着。刘耀文摸了摸照片



刘耀文起身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让刘耀文愣了好一会,他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想他了,刘耀文将相册收了起来,打扫了一下转身去卫生间洗漱去了。


手机铃声想起来了,手机屏幕上的显示是一个熟悉的人“宋亚轩”,刘耀文犹豫了一会还是接通了,因为他知道宋亚轩要说什么,电话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阿文,我…要结婚了。”


“我们见一面吧,宋亚轩我在老地方等你。”



说完刘耀文利落点挂掉了电话



穿了一件棉服拿着一条手链出发了


/

2000年冬,刘耀文的生命中闯入一个少年,一个刘耀文最后爱了快十年的男孩。



天空泛起了灰白色,男孩头戴一顶针织帽,头发长的有些渐渐盖住了眼睛。初见,他向刘耀文微笑,脸颊红彤彤的,不知是天气太冷了还是因为害羞。



之后爱害羞的宋亚轩成了刘耀文最好的朋友。




宋亚轩爱害羞,不爱说话见人只会笑,他比刘耀文大一岁,刘耀文比跟自己一届的同学都小一岁,因此刘耀文渴望当大哥哥,宋亚轩替他实现了。


/

画面一转,宋亚轩已经早早的坐在那家咖啡厅的座位上等他了,刘耀文进去望了望一眼找到了宋亚轩,他坐了过去,两人沉默不言,过了一会宋亚轩先开了口




“我下周六要结婚了,您能来吗?”



刘耀文在脸上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




“好啊!”




刘耀文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链,一条银色的,上面刻着syx三个字母“这个是我做的,本来是想在我们十周年纪念日送你的,只可惜我没等到。就当作你的新婚礼物吧!”


宋亚轩征了一下,还是将手链拿了过来“谢谢你阿文。”宋亚轩起身想走却被刘耀文拉住了手“轩儿,可以陪我最后一天吗?”宋亚轩回头去看他,还是狠不下心来。



于是刘耀文带着宋亚轩回家了,屋里还是老样子,有宋亚轩的气味,仿佛他一直还住在这里

“还没吃午饭吧?”


宋亚轩熟悉的走进厨房熟悉的拿起厨房的东西做了一碗味道熟悉的面条,刘耀文心里很酸,他大口大口的吃着最后连汤都没剩,因为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吃完之后刘耀文忍不住的说了句“我好想你……”他哽咽着,宋亚轩抱了抱刘耀文



“对不起,”刘耀文憋了很长时间,他好想好想宋亚轩,宋亚轩眼眶湿润了“阿文,如果我是个女孩子就好了。”说完宋亚轩走了



刘耀文瘫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果然他再见宋亚轩还是忘不了他,而宋亚轩比刘耀文更难受,家里人的逼迫,舆论的压力,旁人的眼光,这些都压的他喘不过气。他也想就这样自私的和刘耀文在一起。


为了刘耀文宋亚轩的腿都被他哥哥打折了,母亲也被气的进了ICU,他做不到这么自私,他就这么丢弃了刘耀文,他也很重要很重要特别重要可宋亚轩不够勇敢。宋亚轩抽泣着,可还是抹了抹脸上的泪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家了。


后来周六那天刘耀文赴约的参加宋亚轩点婚礼



那个女孩很漂亮很像刘耀文,仿佛是刘耀文的一个替身,可是宋亚轩对她的眼神里有了爱。




刘耀文在观众席上看着他们交换戒指,喝交杯酒,互相亲吻,这些都说刘耀文做梦都想要做的事。




看完这些刘耀文出去了,他回头看着观众的认可,宋亚轩父母的笑容,女孩的开心……



刘耀文离开的时候看着宋亚轩牵着她的手,他看着宋亚轩对她似水的温柔,刘耀文慢慢远离人群。




或许这是对宋亚轩最好的解脱,对自己也是,他站在桥边望着河底,河底倒影着自己的脸……



没有人知道宋亚轩有没有释怀,释怀他的半个青春,他的白月光刘耀文。




他们无法证明他们有多爱彼此…他们有着12年的回忆,他们谈了5年,什么时候喜欢的不知道,一开始就喜欢上了,他不是喜欢同性他是喜欢宋亚轩,可是宋亚轩是男的。



































这些记忆也都会被宋亚轩埋在最深处

永远不会忘



一些记忆如走马灯一般浮现起来……



在那天宋亚轩最后一次见刘耀文的时候,刘耀文告诉他,如果哪天你可以面对世俗了,你可以来找我,我会一直等你一直一直

他递给宋亚轩一个地址






记忆中

又一个十年过去了

敲门声响了,刘耀文打开门笑了笑,一个熟悉的人在自己眼前,那些记忆重新涌上了心头



“我等到了?”


刘耀文痛的五脏六腑被撕裂开来一样,周围渐渐想起警笛声,梦境随着压抑再一次破碎掉。





――OEd